朱华兵:很难得到体制内的认可

朱华兵:很难得到体制内的认可

2020-11-17 06:10

贾少华:一不能退学;二要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我们学校自己在课程设置的时候,你都对吗?

王一丁:教学有一定的章法和规矩,他考试不过关,哪怕他的知名度再高,影响力再大,我们依然不会发他毕业证书。

贾少华: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一个定位,我们有两千多所大学,我是培养小商贩的,那么你是培养什么的呢?我正是因为对传统教育我不满意,所以我要改革,我可以很省事,跟你所在的那个学校办得一模一样,你就称心如意了。

记者:有一部分的意见认为说,您的学校只是在批量地复制小商贩,大学生出身的小商人和过去的商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您觉得呢?

朱华兵:不是,拿出你的业绩来,我认,不要拿成绩来,成绩不说明问题。

记者:石豪杰是学分替代制度的一个受益者,但是他让我很意外。他建议说,学分替代制度会不会滋生一部分学生偷懒的想法?

贾少华:表面上一听,他这个语言是很正确的,很漂亮的,非常华丽的,实际上他是习惯于呼口号的,你如果自己培养的学生连谋生的本领都没有,你怎么让学生说有远大的理想?如果学生连谋生的本领都没有,我敢说这个学校连最起码的责任心都没有,你那些漂亮的空话请你不要说了,给我闭嘴了,所以我不要听那样的话。

贾少华:要看石豪杰是很要学的一个学生,他的业绩做得那么大。我们英语课不学了,他继续在学英语,企业管理他觉得学得不够,还要继续学,我们学校又不能满足他,而他不要学的东西,你死活要他学,然后要以退学来吓唬他。

朱华兵:我非常赞成,我就希望通过我们的试点来说明一个问题,用不同的尺子去衡量不同的学校是可能的,也是必须的。

解说:几年的运行,创业学院创造了许多引人关注的数字,在校生有60%生活费自理,首届毕业生人均月收入超过一万元,其中不少资产过百万,顶尖的身家上千万。但是,这并不能让质疑停止,在反对者看来,收入高不能和教育的成功划等号。

石豪杰:把这个创业放大以后,怎么呢,一大批学生也会渴望成功,然后浮躁,创业比你读书的荣誉都要高,读书又有什么意思呢?

石豪杰:我一门心思想放到创业上,把自己认为没用的暂时没用的给放弃掉了,时间让出来做创业。

解说:六门课不及格,按校规应该退学,但是贾少华坚决不同意这样做。

朱华兵:在创业学院里面的同学,连创业都不能做得好的话,你拿什么去服人?

记者:你觉得这是在你自己权力的范围内,你可以做的一个尝试是吧?

石豪杰:有,像计算机信息管理,word(文档)里面要想做一个简单的批注,我自己做不来,还得让我下面员工去做。而那些事情,可能有些东西确实涉及到隐私,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如果能再给我三年的话,我会选择先把我的课本上的知识学好再去创业。

贾少华:什么叫好大学,可以不看排行榜,你就看这个大学的大学生,是不是忙碌的,大学比中学忙,中学比小学忙。

戴媛媛:有空间的,又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是天天跟你讲淘宝的事情。

解说:创业教育并不是一个新名词,国家也在大力提倡大学生自主创业。但是,不少人质疑开淘宝店只是非常初级的商业模式,义乌小商品市场低廉的成本加上学生以充裕的时间、青春的精力、全天在电脑前奋战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这样的创业教育是否太过低端呢?

解说:创业的业绩体现为收入的数字,外界舆论也质疑:如果以此来衡量学生,会不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的价值观呢?

贾少华:应该是这个样,现在我们倒个儿了,包括高中的老师也讲,同学们咬紧牙关,上了大学就好玩了,这个是中国的教育走样了。

记者:有一位国内的专栏作家他说,他认为义乌工商学院的最大错误,在于丧失了教育的目的和意义,年轻人用自己的青春热情和创造力交换的是一种生存哲学。

记者:当学校以这个数字来进行衡量的时候,会不会给学生一种暗示:他们把对这个数字的追求会作为最重要的东西?

解说:石豪杰高考本来达到了本科录取线,但家庭困难,难以负担学费,听说义乌工商学院可以边上学边创业挣钱,就放弃上本科报考了这所学校,他在三年里创造了骄人的业绩,但也拿到了一张六门课不及格的成绩单。

石豪杰:其实像我们这个阶段,应该是算是草根创业,达到一个程度以后你会很累,我认为,真正现在生意做得好的人还是高材生。学分来取代我们的一些课程,我是更侧重于这样子的话会滋养一部分学生,他荒废自己的学业,现在在学习时间没有学,到自己以后用的时候就后悔了。

朱华兵:你读书不行,我不用读书的尺子来量你,不是很好吗?我们的学生会在不同的领域里面会找到他的位置。

解说:意外的是,先后成为学院创业明星的石豪杰和杨甫刚,却不约而同在采访中对把创业放在首位的标准,表达了担忧,甚至不赞成用创业学分替代课程。

解说:在写着各种励志标语的教室里,在一位位著名企业家的照片下面,学生们忙着接单、打包、发货,日复一日。未来,他们会如何评价这三年的大学生活人们又会怎么评价这所学校今天的做法呢?现在,还暂时没有答案。

石豪杰是继杨甫刚之后又一个全校闻名的创业明星。今年22岁的他已经拥有自己的公司和加工厂,主要经营3d眼镜,年销售额达几千万元。我们来到他的公司时,工厂正送来了一批货是世界知名跑车公司英菲尼迪订做的。

朱华兵:评价体系,对。我们想要改变的是现在一成不变的高度同质化的教育体制。用一条尺子来衡量所有的学校,这个弊端是显而易见的。

贾少华:两回事情嘛,如果说一个人创业、经商,心就变黑了,那么我要说,比尔盖茨心应该是天底下最黑的,他为什么会成为最大的慈善家呢?

记者:一个学生他其它的课程成绩非常好,然后创业的业绩一般的话,他是不是你眼中的好学生?

贾少华:经常地有质疑,说你这不导致拜金主义吗?实际上我们这一类学校没有比创业更好的教育,创业的同学方方面面表现得都很突出,比如说他学会了吃苦耐劳,他学会了承担责任,我们现在太多的说教没用的。

记者:有一位网友说,淘宝大学所教授的是短视和投机,太过迷信能快出成绩的赚钱模式,而缺乏对学生的长远真诚。

解说:在同一个校园里,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大学生活,贾少华认为,不管是哪种选择,只要学生能为自己的选择忙起来就行。

朱华兵:高校具有自主性、自主权,你能够根据自己的学校的具体情况来发展你的学校、规划你的学校。

解说:但是,教务处坚持校规绝不能随意更改,即便校长发话也不例外。

朱华兵:很难得到体制内的认可,可能同行依然会认为你是不务正业。

解说:杨甫刚和石豪杰也不约而同选择了再进修,杨甫刚在浙江大学读工商管理,石豪杰则打算今年去美国学习。

贾少华:对,我可以说今天整个改革环境相对宽松,你不要自己不做,然后去找一个说上级主管部门不同意这样的理由,没有一个主管领导说你这样做是不可以的,没有嘛。

解说:石豪杰从淘宝店起步,逐渐转到阿里巴巴做国际贸易,他的客户里除了英菲尼迪,还有一家世界500强的企业。

贾少华:知识要比他们要多一点,是有一定理论武装的小商贩,进入普及化高等教育。大学的意义在哪里头呢?它要求每个工作岗位的员工他的综合素质要提升、要提高。

解说:在这所“另类”大学,改变还将继续,争议也还将继续。今年,课程体系和学分替代制度都准备在听取学生意见后进一步调整。

贾少华:以前,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学费是免的,生活费是国家给的,工作是国家包分配的,当然你说你要我学什么专业,我学什么专业,今天的学生生活费是自理的,工作你不管的,你整个课程体系的编制听过学生多少意见呢?

解说:最终,石豪杰还是把六门功课补考及格之后才拿到了毕业证书,这一事件在学校内外引发了一场关于学生评价标准的争议。考试分数历来是评价学生的首要标准,但创业学院认为,在这个学院就应该以业绩论英雄。

贾少华:没有石豪杰这种亲身感受,他意识不到知识的价值的。现在很多老师很善良,但也很弱智,他总是指望什么呢?这个汽车油箱,油给它加满一辈子都够用了,不可能的。一辆汽车的油箱加满了,还是要不断去加的;第二,要知道有的汽车油箱根本就打不开,你就根本加不进去。创业实践让他们产生了新的需要恰恰证明创业教育的成功,他没有这种冲动,没有这种需要,你说了也白说。

解说:一直有人质疑,创业学院的做法是吸引眼球,是短视投机,而创业学院的倡导者们则认为这是一场严肃的改革。他们试图用一把新的尺子去衡量学生,也希望社会能用新的尺子来衡量他们。

解说:就在今年优秀毕业生的评选中,一件事再次引发了激烈争议。一位名叫石豪杰的学生,创业业绩在毕业生中排第一,但却有六门课不及格,有人说他应该被退学,有人却要把他评为优秀毕业生,双方的意见截然对立。

记者:中国的大学教育已经进入了大众化阶段,这意味着大学不再只是培养少数精英的地方,教育应当更加多元化。在这个阶段,选择什么样的学校才更适合自己是学生和家长需要去考虑的问题;而如何才能,真正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则是每一位大学校长需要考虑的问题。在这所大学,校长明确地说创业学院想要培养的不是科学家,而是小老板,围绕着这个选择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对这种尝试,或许可以抱着更多的耐心去观察,毕竟,质疑是容易的,而改变是困难的。

贾少华:创业有一种它是基于专业的,是基于技术的,不过我们绝大多数大学生呢,不适合。我们走的是生存型的创业的路,从自己养活自己开始,你能够成为乔布斯,我很高兴啊,但是大家一定要从实际出发。

毕业生):里边有英菲尼迪的标志,英菲尼迪,这个样子还是非常好看的。

贾少华:有人说你这样做去请示主管部门吗?看准了,不要凡事都去请示,我不是在添乱。